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保险学院 > 保险常识 > 热点资讯
现代女性五大风险

现代女性顶起“半边天”

当今社会女性享有和男性平等的受教育权利,促使女性文化素质与男性趋于平等,思想和经济上越来越独立,自主意识崛起。与此同时,女性在社会上承担的角色也越来越重要。 现代女性一般有以下两个角色:首先是“家庭主妇”角色。其次是新的“家庭经济支柱”角色。即现代女性不仅要做好家庭的“后方”工作,扮演好一个妻子、女儿、母亲等角色,照顾家庭内外,同时,更重要的是她们已经成为家庭生活保障的一大经济支柱,对于家庭和社会的贡献越来越大。

风险多样化亟需保险保障

随着女性对家庭和社会的贡献度越来越大,女性所承担的压力也越来越大,与此同时,她们所面临的风险也越来越多。例如环境的变化和压力的增加,侵蚀着女性的健康,使得当代女性患病风险增加;离婚率上升,离异风险越来越大;寿命越来越长,退休养老挑战越来越大……每一个风险都有可能对女性造成巨大伤害。

如今女性的社会地位和经济能力都有所提升,在女性有能力爱自己的今天,这些风险应当引起重视,适当地增加保险保障力度远比购买衣服、化妆品更重要。本期特别企划梳理了现代女性存在的5大风险以及这些风险的因应之策,帮助读者更好地经营女性客户。

风险一:女性单身风险

俗话说: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然而随着社会发展,传统的婚恋观桎梏被冲破,女性地位的提升、经济上的独立,都让她们对婚姻的依赖度也逐渐变小,对婚姻有完全自主的掌控权,甚至越来越多女性选择独身。

据《第六次人口普查数据》显示, 30~39岁女性中有582万人处于非婚状态,30岁及以上女性人口中,有2.47%未婚。相较于第五次人口普查中未婚率仅为0.92%,10年间这一比例增加了近2倍。而国内一家婚恋网站发布的2013年中国都市男女婚恋状况的调查报告提到,到2013年,中国22岁以上的单身男女,已经超过两亿。此外,《经济学人》杂志称,中国如今有超过5800万人一个人生活,这比美国、英国和法国的单身家庭总数加起来还要多,中国单身家庭数相当于全国总家庭数的14%,这一数字还在继续上升。

女性未婚、独身的比例呈逐年上升的趋势,来自联合国的数据显示,2010年,中国25~29岁女性有22%未婚,大大高于2000年的9%,在“华人社会和谐家庭论坛暨第九届全国家庭问题学术研讨会”上,上海社会科学院文学所助理研究员表示:“第四次单身浪潮已经来了。”以下整理出单身女性可能面临的两大风险以及两大因应之策。

一:压力过大,容易发生意外或疾病

单身女性的经济来源为自身的收入,无论是日常生活开销,还是看病就医、买房等,都是一个人撑。因此,她们需要保障自身的收入不中断,或者有一定储蓄,才能应对生活中的种种状况,这使得这个群体压力巨大。单身女性在重压下,容易发生疾病,特别是一些女性疾病,越来越呈现年轻化的趋势。美国中华性学会常务理事陆仁康教授指出,临床中,30岁出头的女性患乳腺癌、卵巢癌、宫颈癌的例子屡见不鲜。

因应之策:单身女性虽然拥有一定的经济能力,但个人能接受的风险能力很有限,倘若遭受重大疾病,除了担忧不菲的治疗费用,还要面临由谁来照护的问题。因此,要配备重大疾病保险和足额的医疗保险。另外就是要为自己配备意外险,以防万一。

二:没有储蓄习惯,养老风险大

单身女性没有储蓄习惯,这也导致单身女性的收入尚可,储蓄却无,沦为“月光族”。因此,多数单身女性并未考虑未来退休养老生活,只顾眼前,养老风险十分严峻。再加之,因为没有伴侣无子女,老后生活可能面临无人照护的风险。

因应之策:单身女性没有伴侣也没有儿女,因此未来的养老生活可能完全依靠自己。而退休后收入减少,老年疾病频发,支出必然大于收入。为了确保生活品质,单身女性应在年轻时就学会理财,开源节流,为老后做准备,趁早规划养老金,提前规划变额年金险、还本增额险等有关养老险来补足退休金缺口,或是提早为自己规划未来入住养老社区费用,确保老年生活有人照护。

风险二:女性晚婚晚育风险

1980年我国修改的《婚姻法》第6条规定:结婚年龄,男不得早于22周岁,女不得早于20周岁,晚婚晚育应予鼓励。”且国家对于晚婚晚育出台了奖励政策:男方迟于25周岁,女方迟于23周岁结婚生育的,属于晚婚晚育,公民晚婚晚育,可以获得延长婚假、生育假的奖励或者其他福利待遇。

30多年过去,社会民众的结婚年龄已经逐渐推迟,晚婚晚育成为了一种大众潮流。据第六次人口普查数据显示,从结婚时间看,2010年结婚的平均年龄为24.98岁,其中男性为26.41岁,女性为23.71岁,结婚年龄呈上升趋势,同时妇女生育平均年龄为29.13岁,这个数据比2000年推迟了2.82岁。晚婚晚育已经成为了一种社会大潮,国家卫生计生委法制司司长张春生表示,在当前我国出生率较低的情况下,晚婚晚育已不利于我国人口的可持续增长。针对这种新的情况,国家出台了全面放开二胎的政策,并且取消了晚婚晚育的假期福利,不过,似乎一时也难以改变晚婚晚育的现状。

剩女不是不婚族,是在一直在寻找合适的结婚对象。因而她们也不得不面对的一个事实——晚婚晚育。晚婚晚育对于女性来说,风险更大。晚婚晚育对于女性的风险主要表现在以下两方面:

一:高龄生育风险

女性的最佳生育年龄是在25岁左右,晚婚女性基本上都错过了最佳生育年龄,这将带来以下两方面的风险:

1.生育健康风险。高龄产妇从怀孕到分娩等各阶段的风险提高,比一般产妇面临更多危机。医学研究表明,过了30岁,女性的生育能力就会下降,可能会导致不易受孕、难产大出血等生育风险。高龄生育还可能导致身体出现癌变。

2.生育职业风险。高龄产妇有一定时期的工作基础,对工作岗位的重要性越来越大,很多在职业上已经步入了上升期,此时生育会对职业发展不利。另外,生育完返回工作之后,由于要照顾孩子,高龄女性很难回到以前的工作状态,对职业发展造成一定的影响,甚至有可能因此工作中断。

因应之策:

社保和普通医疗责任险的理赔一般不包括因妊娠、流产、分娩、不孕症、节育、绝育手术、不孕不育治疗、人工授精以及以上原因引起的并发症,因此,晚婚晚育女青年应该趁早考虑规划重疾险、妇女险、妇婴险和医疗险,保障孕育胎儿期间可能发生的风险。另外,考虑到生育后的职业风险可能会对未来的收入造成一定的影响,需要提前做好储蓄或购买理财险,以应对因职业和生育冲突带来的经济风险。

二: 与孩子年龄差距大,未来养老与教育并行风险

晚婚晚育女性必须面对的一个问题是,由于与孩年龄相差比较大,这增加了妈妈与孩子沟通的困难,代沟问题严重,教育孩子的精神压力增大。

另外一个问题是,由于与孩子的年龄差距比较大,例如,女性35岁生育,那么当孩子20岁时,妈妈已经55岁了,整个家庭要面临的既是妈妈步入中老年,经济上面临退休收入减少,身体健康状况下降,而此时正是孩子接受大学教育的年龄,养老和教育并行,会给女性带来巨大的压力和困扰。

因应之策:

晚婚晚育女性应该趁早为自己规划一份养老规划,在孩子尚未出生或者年纪较小,家庭负担较轻的情况下提前为自己规划养老和重疾保障,同时最好能再给孩子购买一份教育金,两个保障并行,给女性自己和孩子一个确定的未来。

风险三:女性就业风险

随着社会的逐渐开放,越来越多的女性加入到工作队伍中,“女性撑起半边天”不断在职场中得到印证。根据英国《经济学人》杂志曾报道称中国近70%的女性参与就业,职业女性的比例全球最高,不仅中国女性积极就业,过去30年,全球女性在就业方面取得了巨大进展。从1970年起,经合组织(oecd)国家中职业女性的平均比例已从48.1%升至64%,但仍低于中国的职业女性比例。

上海市妇女学会调查发现,不在业女性中仅有10%左右的人无就业愿望,女性就业已经成为了大众意识,女性堪称真正的“半边天”。越来越多女性参与到工作中是社会的进步,女性能从就业中获得经济上的独立,提高女性的社会地位,同时也能为家庭经济贡献力量。与家庭主妇相比,参与就业女性会面临以下风险:

一:平衡工作与家庭,压力巨大

女性除了就业之外,照顾家庭依旧是她们的重大责任,特别是对于已婚女性来说,需要花一大半的时间和精力照料家庭,因此,如何平衡工作和家庭是她们面对的严峻挑战。《中国妇女报》曾做过一项调查显示,在曾经中断过工作、且有18岁以下孩子的女性中,因结婚生育或照顾孩子而中断工作的占73.7%。因结婚生育或照顾孩子、老人或病人而中断工作的女性占65.2%;另有0.8%的人为了支持配偶发展而中断工作。因此,女性在就业年龄阶段,也难以保证收入的持续性,容易因为家庭等原因而中断收入。

因应之策:

当职业女性步入家庭生活,在家庭与职场中两头奔波,工作容易受影响,甚至可能终止工作,对女性经济独立带来一定的影响。倘若失去了工作,那么女性可能因为家庭原因难以再就业。在多方压力与疲劳的累积下,很容易因心力交瘁而影响身体健康,甚至罹患重大疾病,因此,女性在婚后,必须重新检视自己的保障是否足够抵御这些风险。另外,女性需要对职业和家庭做平衡的规划,如果不能兼顾,可以考虑是否需要换一份能两者兼顾的工作,或是经济能力允许,可以选择聘请保姆来帮助照顾家庭。

二:职场上女性竞争力弱

由于女性在家庭中担任特殊角色,使得她们在职业发展的道路常常放慢脚步。因此,尽管女性参与就业的比例不低,但与男性相比,职场女性仍处于相对弱势的地位,主要有三个表现: 一是职场女性报酬率比男性低;二是女性难以获得高层职位;三是就业机会上,企业偏向于招聘男性。由此,尽管当前女性在社会各个领域能力尽显,展现了自己的工作才能,但仍然因为性别原因竞争力较弱,相对于男性而言,大多数女性存在一定的职业“玻璃天花板”,要突破存在一定困难。

因应之策:

职场女性竞争力较弱的情况不是暂时的,女性一时很难改变这个现状,这种状况在未来可能会一直持续。职业上存在的风险直接影响到未来的经济收入和女性的独立能力,针对这方面的风险,女性需要妥善地为自己做规划,例如进行一些理财规划,配置储蓄方面的险种,趁自己还有经济能力的情况下,掌握未来的生活质量。另外,女性还需要对自己的职业进行合理规划,适当地让自己接受一些学习和培训,以提升自己的职业竞争力。

风险四:女性离婚风险

2012年,一部现代都市情感剧《离婚前规则》在各大卫视播出,剧中讲述了三对80后情人在他们的热恋期都纷纷决定步入婚姻殿堂,但残酷的是他们婚后不久都遇到了矛盾,最终三对夫妻先后走到了离婚这一步。电视剧源于生活,在如今婚姻自主的情况下,离婚现象越来越普遍,甚至“闪婚闪离”大有人在。

2004年我国粗离婚率仅为1.28‰,然而,这一数据到2014已达2.67‰。民政部发布的《2014年社会服务发展统计公报》显示,2014年全国依法办理离婚363 .7万对,而另一个数字是,1990年,全国依法办理离婚手续的,只有80万对。2014年全国粗离婚率为2 .67‰,连续12年攀升,离结比约为27 .8%,这意味着,每4对人结婚的同时就有1对人离婚

电影《失恋33天》里,有一句经典台词:“那个年代的人,对待婚姻就像冰箱,坏了就反复地修,总想着把冰箱修好。不像你们现在的年轻人,坏了就总想换掉。”这句话,形象地道出了当前离婚率逐年上升的原因。

一:离婚后经济生活水平下降

如今,离婚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离婚对于女性来说,有可能面临感情和经济的双重损失。造成离异女性变穷的原因有多种:1)法律对婚姻损害赔偿、未成年人赡养方面经济支持的执行不够;2)女性抚养未成年子女较多,忙于家务累及工作,因此职业收入偏低;3)很多中年失婚女性本身职业技能条件不好,且女性容易在职场受到年龄和性别的双重歧视,影响经济收入。

因应之策:在离婚率逐年攀升、婚姻未来不确定的情况下,女性应该首先给自己做好储蓄,学会全面理财,同时也做足保障,为自己购买足够的寿险、意外险、重大疾病险,这样即使将来结束了婚姻,也有保险和足额经济基础为自己保驾护航。其次,在保障确定的情况下,婚姻中的女性在有能力的情况下,积极参与工作,保持经济独立,在经济上不完全依赖于家庭,万一离婚,女性还有独立的能力。

二:单亲妈妈步步艰辛

随着离婚率的攀升,单亲母亲这一特殊群体越来越庞大。对于单亲妈妈来说,孩子无疑是生活的重心。如果单亲妈妈在离婚前有自己的收入,那么离婚后,虽然家庭收入减少,但尚可以维持正常的生活开支。而对于那些原本在家做全职太太,离婚后要重新找工作养育孩子的女性来说,生活异常艰辛。另外,单亲的孩子在不完整的家庭长大,对其成长不利,容易形成一些心理上和情感上的缺失,教育起来比较困难。

因应之策:

对于单亲妈妈存在的风险,其应对措施应分三步走:第一步是做好单亲妈妈自身的保障,单亲妈妈是孩子唯一的依靠,因此首当其冲应该为自己配置重疾险、意外保障及寿险;第二步是为孩子准备一份教育金,不管未来婚姻走向如何,趁孩子还小,支出不是很大的时候,给孩子购买一份教育金都是正确的选择,如此,才能保障孩子未来的教育;第三步是注重与孩子的情感沟通与教育,单亲家庭缺少完整的爱,但单亲妈妈应该让孩子多充实精神生活,即使在单亲情况下也能拥有好的成长环境;第四步是考虑再婚,为了自己和孩子的未来,不应该放弃再次对爱情和婚姻的追求,努力寻找重新组建家庭的可能。

风险五:女性长寿风险

在我国,人们通常用祝福“长命百岁”来表示对长寿的向往。过去,由于社会发展和医疗水平落后,长命百岁似乎是难以实现的事情,但随着科技和医疗水平的进步,人们生活水平有了改善,长命百岁不再是遥不可及的事情。

2015年 ,世界卫生组织(who)发布了2015年版《世界卫生统计》报告。报告指出,从总体上看,全世界人口的寿命都较以往有所增加。报告指出,目前全球人口平均寿命为71岁,其中女性73岁、男性68岁。而这一数据与1990年出生婴儿的预期寿命相比,都各增长了6岁。人均寿命延长已经成为了一种全球化趋势,发达国家如美国和日本的人均寿命更是高于全球平均寿命。这一报告中还透露,美国女性的平均寿命为81岁,男性为76岁。而平均寿命最高的国家和性别分别为日本女性(87岁)和冰岛男性(81.2岁)。中国在此次报告中的人口平均寿命为:男性74岁,女性77岁。女性寿命越来越长,老了以后可能面临养老养老金不足、另一半走的比自己更早的风险等多重风险。具体有以下两个方面:

一:长寿带来的生活和精神压力

当前女性的平均寿命比男性长3年左右,寿命比较长,所需的养老支出也比较多,再加之女性退休年龄是55周岁,比男性提早5年,再考虑到婚姻中多半“男大女小”的社会现状,那么女性退休后的养老生活大约比男性多出8年以上的时间,所需要的退休养老费用就需要比男性至少多8年,期间的生活压力是比较大的。同时由于男性的寿命普遍比较短,女性老后可能面临丈夫离开而自己一个人度过很长一段时间的独身生活,这期间的精神压力也比较大。

因应之策:

按目前养老金的工资替代率来看,到了退休年纪后,社保养老金工资替代率较低,退休后的生活水平有可能会下降,对于女性平均寿命越来越长的趋势来说,养老金是否足够支撑老年生活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对于已婚女性来说,必须要为自己设想“当有一天我的老伴不在时,我有办法独自一人生活吗?”“我的钱可以让我不用担心吗?”如果答案是否定的,那么就要提早为自己规划老后单身无人照护的风险,减少对家庭的依赖程度,适当地配备重疾、医疗保障等。而对单身女性来说,老后的生活完全是一个人的状态,经济和精神压力都比较大,有能力的情况下规划将来入住较好的养老社区。同时,女性可以提前规划,退休后适当地从事自己热衷的事物,例如再就业,培养新的爱好等,充实生活,让晚年生活过的更幸福。                               

二:长寿带来的疾病压力

由华盛顿大学健康指标和评估研究所的研究报告显示,我国居民处于带病生存状态的时间更长。在疾病高发的今天,真正寿终正寝的人少之又少,“生老病死”这句话的顺序绝非人们口头的习惯用语,而是一个事实——人生有很大一部分时间在“老、病、死”这个阶段,如果可以无疾而终,那么晚年生活的压力并没有很大,因为老年人的生活支出逐渐减少,但在医疗支出方面却逐年增加,且因重疾和长期看护所需巨额费用的几率也显著提升。

因应之策:

虽然人均寿命延长,但并不代表能一直健康到生命的终结,反而有很长一段时间身患疾病,对于女性来说,就更需要有充足的医疗保障以抵御疾病风险。否则,老年后遭遇疾病,不仅给子女带来照护的压力,同时,由于社保的保障能力有限,并不能完全报销所有的医疗费用,而这时疾病给子女造成巨大的经济压力,影响他们的生活水平。因此,女性应该为自己长寿可能产生的疾病做好重疾和医疗保障,并且越早准备压力越小。

0条   分0页   当前 第1页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末页

 
 

联系网站地图在线留言友情链接员工入口

版权所有©陆家嘴国泰人寿保险有限责任 copyright©cathay lujiazui life insurance company limited

沪icp备11035162号